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

    一切道經音義妙門由起


    明經法第六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


    简介:經名:一切道經音義妙門由起。唐玄宗御製序,史崇玄等奉敕較編撰。原本一百十三卷。現僅存序文及《妙門向起》,合為一卷。底本出處:《正統道藏》太平部。
    文献引用:一切道經音義妙門由起. 道藏, 太平部. http://www.daotext.org//toc4.php?docid=4795
    明經法第六



    《諸天靈書經》云:天尊告太上道君曰:龍漢之時,我為無形,當存出世教化。爾時有天有地,日月光明,三象備足,有男有女,有生有死。雖有陰陽,無有禮典,亦無五味、衣帔之具,混沌自生。以道化喻,漸漸開悟,知行仁義,歸心信向。是時年命皆得長遠;不信法者,命皆短促。我過去後,天地破壞,其中眇眇,億劫無光;幽幽冥冥,混沌無期。號為延康。逮至赤明開光,天地復位。我又出世,號無名之君,以靈寶教化,度諸天人。其時男女有至心承奉經戒,皆得道真,骨肉俱飛;縱未得道,皆壽命長遠,雖死上生天堂,轉輪不滅。後皆得仙。吾過去後,一劫之周,天地又壞,復無光明。五劫之中,幽幽冥冥。三氣混沌,乘運而生。逮至開皇,《靈寶真文》開通三象,天地復位。我於始青之中號元始天尊,開張法教,成就諸天,廣施經典,勸戒愚蒙,歸心信向,漸入法門。又云:是時天尊口吐五色之光,普照諸天,四方邊土普見光明。天尊分形百萬,處處同時,是男是女,並見天尊在五色光中,如俱一地。天尊隨其國土,口吐《靈寶五篇真文》,說十部妙經,授以禁戒,宣示男女。是時男女莫不歸心,各齎金銀錦帛、五綵文繒、珠玉珍寶無鞅億數,來送天尊,伏受法誡。諸國寶信滿一國中。天尊一時布施窮困,窮者飽足,富者不乏,貧富齊等,人無怨心。先有善功,名書籍者,皆得度世,飛行太空;始入法門,普皆長壽三萬六千年。至上皇元年,諸天男女心漸怠壞,正教不全。是故我身,國國之造,成就諸心。我過去後半劫之中,來生男女,心當破壞,不信經教,自作一法,不敬天地,輕慢神明,是男是女,色欲放蕩,自取殘傷,身入惡道,展轉三塗、五道之中。今說是經,為諸眾生,以度善心之人。

    《括地志》云;老子西度流沙化胡。初至于闐,王曰:是何老人?曰:我是佛王。曰:既稱佛,有何道德?老子遂為說《浮屠經》教化胡人。

    皇甫謐《高士傳》云:尹喜與老子俱去,適西戎,出流沙之表,以道化戎俗,作《浮屠經》,莫知所終。

    《金玄羽章經》云:後聖九玄金闕帝君下為周師,改號為老子。以《八天隱文》授於幽王。幽王自謂居自然之運,代五帝之氣,錯陰陽之理,不崇天文。老子知周之衰,收文而去,制作教化。遇關令尹喜,即為著作《道德經》上下二篇於緑那之國,老子張口,於是隱文從口而出,以授於喜。喜依盟奉受,即致八景雲輿,同遊八方,練身於太虛之內,項生寶明之光,七十二相映照一形,隨運變化,升入八天。其道高妙,非可載稱。凡以後學,不得此文,便當絕思於遐望,無煩損神於幽山也。

    《曲素訣辭經》云:如是《九天鳳文》,皆九天自然之氣結而成焉。靈文表異於空玄之中,經九萬劫,玄都丈人受之於太空,以傳太上大道君。

    《靈寶靈書經》云:天尊言:我歷觀諸天,從億劫以來,至于今日,上天得道高聖大神及諸天真、三清九宮五嶽飛仙,悉從靈寶受度得真。

    《靈寶金籙簡文三元威儀自然真經》云:太上大道君以上皇元年九月一日西遊玉國龍崛山中,時有元始天尊忽乘碧霞浮雲而來,前導鳳歌,後從天鈞,五老啟塗,太極驂軒,眾真並降於龍崛山中。是時天朗氣清,日月停輪,五苦解脫,長夜開魂,一日一夜,山川溪澗,一時緬平。天尊告太上道君:今坐一劫,歡樂難言,皆是宿慶福訪叮德所鍾,專情信向,至得道真。君受高皇之號、太上之任。今日同慶,欣喜無極。哀念來生,得不相告。於是道君下席稽首、上白天尊:願垂哀憐,賜所未聞。天尊答曰:《大洞真經》幽升之道,拔度七玄,福流一門。《靈寶大乘》普度天人,生死獲恩。《皇文大字》通神致靈。三洞寶經自然天文,並是度人升玄之法。修之者馳騁龍駕,白日登晨;奉之者免諸苦厄,七祖生天;見之者精心信向,生生善緣。君今方當戒教三世,搜選真人,宜備天儀,教導三乘,使有心者得成神仙。今當以《靈寶金籙簡文三元威儀自然真經》相授,此法高妙,不得輕傳。道君稽首,奉承戒言。於是天尊即命侍經玉郎立左,監度可馬立右,九天真王迴九色之節,周天三迴,諸天監度。道君左轉,南向長立,天尊左迴,北向而立。侍經玉郎依真告靈,監度司馬執經在前,道君九拜,三起三伏,奉受《威儀自然真經》。

    《元始赤書真文上經》云:是時上聖太上大道君、高上玉帝、十方至真、諸天大聖、妙行真人、從五帝神仙、桑林千真、師子白鶴、虎豹龍麟,靈妃散花,金童揚煙,五老開塗,三界通津,徘徊雲路,嘯命十方,上詣上清太玄玉都寒靈丹殿紫微上宮,建天寶羽服,詣元始天尊金闕之下,請受《元始靈寶赤書五篇真文》。於是天尊命引眾真入太空金臺玉寶之殿九光華房,靈童玉女,侍衛左右;九千萬人、飛龍毒獸,備守八門,奔蛇擊劍,長牙扣鐘,神虎仰號,師子俯鳴,麟舞鳳唱,嘯歌邕邕;天鈞奏其旌蓋,玉音激乎雲庭。上聖五老、太上大道君稽首而言:伏聞元始革運,玄象開圖,靈文鬱秀,神表五方。天地乘之以分判,三光從之以開明。此大宗之業,可得暫披於靈蘊乎?不審《靈寶五篇玉文》可得見授教於未聞者乎?元始天尊方凝真遐想,拊几高抗,命召五帝,論定陰陽,永無開聽於陳辭,乃閉閡於求真之路。太上大道君啟問不已,元始良久乃垂眄眥之容,慨爾歎曰:子今所叩,豈不遠乎。今且可相付,當錄於上館,未得行於下世。教始學之人,玄科有不得便傳。君自可詣靈都上宮,取俯仰於神王也。於是太上大道君眾真同時退齋三月,更詣元始天尊諮以禁戒之儀。遜謝不逮,天顏愍喻,靈關廓開,登命五老上真披九光八色之蘊、雲錦之囊,出《元始赤書五篇真文靈寶上經》,以付太上大道君、高上玉帝、十方至真、諸天大聖、妙行真人,使依玄科,按法以傳。

    《太玄都玉京山經》云:鄭思遠于時說先師仙公告曰:我所受《上清三洞太真道經》,吾去世之日,一通封名山洞室,一通傳弟子,一通付吾家門子弟,世錄傳至人。若但務吾經,馳騁世業,則不堪任錄傳,可悉付名山五嶽,不可輕傳非其人也。有其人者宜傳之,勿閉大法也。

    《靈寶真文度人本行經》云;元始五老非以後學而成真者也。所以寄胎託孕,生於人中,或因水火而練化者。為欲隨世改運,輪轉因緣,經麤入妙,以勸戒學者,令勤為用心也。凡後聖四極真人、仙公、仙王及五嶽九宮飛仙、神仙、地仙無億之數,皆是後學,積業所致。或生而篤好,身建大功,施惠布德,脩奉經戒,勳名徹天,以成真人。或先身有慶,福流今生,因緣宿命,以得神仙,諸是學者,大受經業,供養三寶。或見世飛騰,周旋空虛;或在來生,而獲其報。或享富貴國王之家,或為尸解,輾轉成仙。隨功輕重,豪分不失,皆以修學之所致也。

    《洞神經》云:志學之士,才力未強。多知為敗,怠惰致殃。善行教者,昭其所堪,隨品稍殺。是以要訣眾經諸法,漸次脩行,功德成就,自然遍通,皆由要起。要决有三:一者曰因。無始中來,仍有識性,性靈無滅,死苦尚存,生樂無幾,由不識因。能識因者,定不怨天,不尤人,不咎物,不感身,苦樂是甘,無妄惑也。二者曰緣。循因動靜,內外取和,不侵人益身,不陷己誤物,損而無傷,利而無害,識本知末,無邪疑也。三者曰勤。謹慎心口,嚴勑身神,聞聖尋請,受教遵承,增廣善緣,斷絕惡因,正見了然,精進無退,度人濟己,通真達靈,練凡成聖,變麤為精,積功累德,登聖真矣。

    老君《德經》云:上士聞道,勤能行之。脩之身,其德乃真;脩之家,其德乃餘;脩之鄉,其德乃長;脩之國,其德能豐;脩之天下,其德能普。

    《玉京山經》云:皆從齋戒起,累功結宿緣。飛行凌太虛,提携高上仙。又云:積學為真人,恬然榮衛和。永享無期壽,萬椿奚足多。

    《安志經》云:學仙行為急,奉戒制情心。又云:大賢樂經戒,受之為身寶。就學常苦晚,持身恨不早。比當披幽賾,倏忽年已老。執卷吸爾極,將更死痛惱。吾故及弱齡,棄世以學道。

    《老君西升經》云:老君曰:當持上慧源,智亦不獨生。皆須對因緣,各有行宿本,命祿之所關。同道道得之,同德有德根。宿世不學問,今復與失鄰。學不得明師,焉能解疑難?吾道如毫毛,誰當能明分。上世始以來,所更如沙塵。動則有載劫,自惟甚苦勤。吾學無所學,乃能明自然。子當無相稽,勿以有相關。

    《玉字下經》云:天真皇人稽首,上白天尊:自受日月,隨運流遷,去來轉輪,一光一冥,一滅一度,一死一生,身受破壞,一敗一成,經履天地,改易光明,幽幽眇邈,非可思議。自龍漢以來,已九萬九千九百萬劫,緣對相牽,世世不絕,至于今日。亦嘗生王門,亦嘗生賤家,亦嘗生富室,亦嘗生窮寒;亦嘗為人尊,亦嘗為僕使;亦嘗嬰六疾,亦嘗受光明;亦嘗受智慧,亦嘗受愚聾。諸行備經,道德因緣,供養經法,七寶告靈,發心善願,功名得全。為三界所舉,五帝所明,降致雲輿,八景瓊輪,駕空乘浮,白日升晨,被蒙天尊,曲逮重恩。拂飾朽骸,得見光明。超凌三界,位登天真。今日侍座,歡樂難言。

    《太上業報因緣經》云:太上告普濟曰:吾昔赤明劫初,於南丹洞浮開陽上觀火煉池邊,與元始天尊大會說法,廣度諸天。時四梵天王將諸眷屬無量國人嚴持香花,供養聽法,各住一面。元始以此因緣,即放眉間十種相光,徹照十方無量國土,普使聞知。其東面建十法座,百寶莊嚴;南面建十法座,萬種莊嚴;西面建十法座,七寶莊嚴;北面建十法座,五色莊嚴;東北方建十法座,皆以碧玉莊嚴;東南方建十法座,悉以紅寶莊嚴;西南方建十法座,皆以縹玉莊嚴;西北方建十法座,皆以眾寶莊嚴,上方世界建十法座,皆萬寶莊嚴;下方世界建十法座,皆黃玉莊嚴。金燈萬照,瓊燭千明,巨億萬計,晃朗於前。十天齊列,百座莊嚴,內外光明,照耀天地。

    《靈寶出家因緣經》云:轉讀尊經,禮拜燒香,持齋奉戒,建百寶座,請說大乘,常為國主人王大臣作三世福田。

    《靈寶靈書經》云:南陵朱宮之中、九靈福堂,莫非在此供養靈寶,行齋持戒。斯經尊妙,度人無量。大劫交周,天崩地淪,四海冥合,金玉化消,萬道勢訖,而此經獨存,其法不絕。凡是諸雜法道術、變化經方、支散雜俗,並係六天之中、慾界之內,遇小劫一會,其法並滅,無復遺餘。其是《太清》雜化符圖《太平道經》並周旋上下十八天中,在色界之內。至大劫之交,天地改度,其文仍役,無復遺餘。其玉清上道《三洞神經》、《神真虎文》、《金書玉字、《靈寶真經》並出元始,處於二十八天無色之上,大劫周時,其文並還無上大羅天中玉京之山七寶玄臺,灾所不及。

    《本行經》云:《靈寶真文十部妙經》,太上所祕,不盡傳世。五岳所藏,亦多不具。龜山西室、王屋南詞,天經備足,皆萬劫一開將來。故有可期之冀,但當勤心於祈請長齋,以期真至。大運之周,克得備其天儀。

    《常住鎮經目》云:三洞三十六部真經,都合二百六十二萬八千二百二十卷,祕在三清之境、玄臺之上、大有紫微太極三宮之中,煥然朗曜,各有仙童玉女三千萬人,常燒香散花。

    《遁甲開山圖所記》云:名山石室,藏道經有三十二所,其十九室有經一百六十九萬五千八百三十一卷。其六室有經一萬五千二百三篇,不名卷數。其六室有經,直標名目,不說卷數。其一室有奇經妙圖,黃老發命,河洛之文,不可稱計。

    《上清倉元上錄經》云:法有三乘,有十二事。上、中、下品三乘經戒各十二焉,合為三十六部。

    《靈寶出家因緣經》云:道言:昔開皇元年,詣無名天尊受無上三洞大乘妙經一萬三千五百篇,符圖七千章。

    《諸天內音經》云:忽有天書,字方一丈,自然而見,空玄之中,文彩煥爛,八角垂芒,精光亂眼,不可得看。

    《太微經》云:天真三皇藏八會之文於委羽山。太微天帝藏一通於龜山。

    《三皇經》云:三皇自然之文,皆以金玉為用。天皇所受,玄玉為簡,青玉為文;地皇所受,黃玉為簡,白玉為文:人皇所受,赤玉為簡,黃玉為文。綴以金鈎,聯以金鎖,擎以玉案,覆以珠巾,芬以五香,侍以十華;玉童、玉女,執拂左右;真官仙職,司承玄文;辟邪、獅子,麒麟、鳳凰,青龍、白虎,玄武、朱雀,靈禽聖獸,無量伎樂;六甲、六丁,三五僚屬,防護宿衛,奉事玆文。

    《洞真太霄琅書妙經》云:《紫度炎光神玄變經》者,非紫度炎光,先有本文,乃是神經,自生空虛之中,凝氣成章,玄光炎映。積七千年,其文乃見。太微天帝君以紫簡結其篇目,金簡正書其文,仍記為《紫度炎光神玄變經》焉。

    《太上太真科經》云:刻明得道,要由於經。經圖科戒,不可舛誤,書寫五校,講練習之。天文始終,各有經書,大而計之,數不可勝。今且據一。天下內外要文,取其急用,蓋亦無數。自開闢以後,至於劫終,中國十二萬三千卷,四方夷蠻戎狄各八萬四千卷;此外卷無定目。三皇至于三代,高上老子為師,出世行化,要有一萬三千卷皆內學之法。凡諸真經,皆結空成字,聖師出化,寫以施行。玉牒金書,七寶為簡。後世竹木縑紙,代充舊經。目錄元數,太玄都玉京山上紫微宮有之具足;餘處分化,各得多少。雖本目不備,亦足得道。不備者得道難也,備者得道易也。



    一切道經音義妙門由起竟
DaoText.org - 豫ICP备11011523号  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  由 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