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

    子華子


    卷二孔子贈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


    简介:經名:子華子。原題春秋時晉人程本著,疑係宋人偽託。十卷。底本出處:《正統道藏》太清部。參校版本:台灣商務印書館影印文淵閣《四庫全書》本(簡稱《四庫》本)。
    文献引用:子華子. 道藏, 太清部. http://www.daotext.org//toc4.php?docid=5244
    子華子卷之二

    晉人程本著



    孔子贈

    子華子反自邦,遭孔子於途,傾蓋而顧,相語終日,甚相親也。孔子命子路曰:取東帛以贈先生。子路屑然而對曰:由聞之,士不中問見,女嫁無媒,君子不以交禮也。有間,又顧謂子路;子路又對如初。孔子曰:固哉,由也。《詩》不云乎:有美一人,清風婉兮,邂逅相遇,適我願兮。今程子,天下之賢士也,於斯不贈,則終身弗能見也。小子行之。

    子華子曰:惟道無定形,虛凝為一氣,散布為萬物。宇宙也者,所以載道而傳焉者也。萬物一也,夫孰知其所以起?夫孰知其所以終?凝者主結,勇#1者管散,一開一斂,萬形相禪。太古之時,澹泊恬愉,鹿聚而麕居,其知徐徐,其樂于于,夫是之謂宇。有無以相反也,高下以相傾也,盛盈蚠息以相薄也,庬洪蘆符以相形也,由是以生,由是以死,由是以虧,由是以成,夫是之謂宙。宇者,情相接也;宙者,理相通也。是故惟道無定形,虛凝為一氣,散布為萬物。宇宙也者,所以載道而傳焉者也。

    子華子曰:夫言之所以感為響,響欲絕而感已移;意之所以將為思,思未革而事前輟。何則?精神之所弗包焉故也。七十九代之君,法制不一,號令不齊,而俱王於天下。明旌善類而誅鋤醜厲者,法之正也。其所以能行焉,精誠也。精誠不白,則無以王矣。其在後世,以急刻而責恕,以議偽而課忠,言非其願,意非其真,而保人之弗叛,悲夫。是正#2坐於夕室也,是白之懸而黑之募也,是縱櫂於陸而發軔於川也,其亦不可以幸而幾矣。是以欲治之君,將以有為於是者,必先正其本術,定其精而不搖,保其誠而弗虧,夫然後出言以副情,端意以明指。世雖亂也,俗雖汙也,而曰感不效於影響者,吾斯之未能信。

    子華子居於苓塞。趙簡子將用之,使使者將幣#3於閭曰:寡大夫乏使,使下臣敬修不腆,以勤先生之將命者。子華子反幣#4再拜以肅使者而進之於庭,又拜而授辭曰:主君之民某,如獲罪戾,其敢逃刑。以其弗嗇之故而適抱薪纆之憂,疾且有間,則我請造於朝,其敢重辱我主君之命。使者曰:寡大夫且有緒言,使下臣敬致諸執事,惟是晋國之寵靈,願與先生共之。先生不違勤而貺以行,請祿從者以爵執圭。子華子沒階而進,再拜而言曰:主君之民某,未有職業於朝也,且有惡疾,不堪君之命,弗敢以與聞。再拜而送使者於門;反其室,聚帑將行。其弟子族立而疑,北#5宮子曰:意聞之,身修於私,名升於公,古今之通誼也。主君,國之宗卿也,政所自出;以禮交而弗答,無乃不可乎?子華子曰:意,吾以爾為可以忘言也,而猶有萌焉。夫萌於中必瞢於外,其意之謂矣。且彼召我者,夫豈徒然哉?必有以處我者矣。為人之所處者,不得安其所自處矣,是故古之人慎於其所以處也。昔者吾反#6自郯,聞語於孔子,屬屬焉不忘於心。孔子之所志,其過人者遠矣。日者主君之召也,孔子轍環於河滸而弗肯以濟,援琴而寫志,命之曰《臨河之操》。其辭曰:河之水洋洋兮,丘之不濟此,命也。夫孔子之所以弗至,是乃我之所以行也。意,吾以爾為可忘言也,而猶有萌焉。夫以小人之所察而量君子之心,意,爾其殆矣。北宮子遂強以見趙簡子。簡子聞子華子至,再拜而迎曰:不穀得奉社稷之靈,以撫有四封之內。先君有禮,所以貺賓客,而交際之紀,廬人實典治之。吾子辱而在於弊邑有日矣,以歲之不易,而隸人有朝夕之虞;願致戎邑,方三四十里,若五六十里,以為芻秣之共,吾子其曲意以臨之。子華子曰:臣也不武,年運而往矣,顛毛種種,懼不任君之事,以為司敗憂也。君有四圍以抒四方,臣弗堪也。明日,子華子行食於茭亭之口,北宮子曰:秦未有失也。絕人之善意,而又刮#7迹以去之,夫子所以責人者太察矣。子華子曰:然,非爾所及也。夫秦君之志大而求遠,其所以望於我者厚,則吾無以堪其求矣。且爾亦聞牧野之事乎?周之六師壓郊而陳,武王襪係解焉。有五臣者,將受誓事於前,王顧而使之係;五臣者相目而對曰:臣之所以事君王,非為係韉者也。王不得已,乃釋旄鉞而親係之。夫人君能致其臣#8能有所不為,然後可以責之以有為;人臣能有所不為,然後能無不為也。本也未能無不為者也,能有所不為矣。

    子華子違趙,趙簡子不悅。燭過典廣門之左,簡子召而語之以其故。燭過對曰:彼庶人也,而傲侮公上,法所弗寘也,且無以為國矣。簡子曰:而士以兵之。燭過至苓塞,子華子之行者五日矣。燭過及#9命曰:無及也。簡子悔之,使使者於齊,百使董安于寓書以招之。子華子稽首而來,再拜以肅使者于庭,而授之辭曰:主君之亡臣某,不能束脩,越在諸侯,以為主君憂。臣聞之,物扃於所甘,士扃於所守。主君之亡臣不佞,而有四方之志,其敢以為執事者之所辱。夫丘陵崇而穴成於上,狐狸藏矣;溪谷探而淵成於下,魚鼇安矣;松柏茂而陰成於林#10塗之人則蔭矣。主君之亡臣不佞,實有隱衷。唯執事者昭明其所存,如日月之升,以光燭於晋國,將四海之士重繭狎至,以承主君之令聞,夫豈惟亡臣。亡臣雖復野死以寘溝甽,其敢忘主君之賜,惟執事者財幸焉。簡子得書,召無恤而戒之曰:燭過,小人也,實使我獲罪於本。吾且死,汝必反之#11,慎不忘也。襄子曰:諾。



    子華子卷之二竟

    #1『勇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布』。

    #2『正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旦』,為是。

    #3『幣』,《道藏》本原作『弊』,誤。今據文義及《四庫》本改。

    #4『幣』,《道藏》本原作『弊』,誤。今據文義及《四庫》本改。

    #5『北』,《道藏》本原作『比』,誤。今據文義及《四庫》本改。

    #6『反』,《道藏》本原作『友』,誤。今據文義及《四庫》本改。

    #7『刮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剖』。

    #8『臣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君』。

    #9『及』,《四庫》《百子》本作『反』,是。

    #10『林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材』。

    #11『反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灰』。
DaoText.org - 豫ICP备11011523号  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  由 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