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

    子華子


    卷八大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


    简介:經名:子華子。原題春秋時晉人程本著,疑係宋人偽託。十卷。底本出處:《正統道藏》太清部。參校版本:台灣商務印書館影印文淵閣《四庫全書》本(簡稱《四庫》本)。
    文献引用:子華子. 道藏, 太清部. http://www.daotext.org//toc4.php?docid=5250
    子華子卷之八

    晋人程本著



    大道

    子華子曰:大道有源,其源甚真,名曰空洞。空洞無有,是生三元。三元之功,同立於玄,縱而守之,是謂三極;衡而施之,是謂三紀;上下貫焉,是謂三才。一之所成,萬紀以生;一之所綱,萬有以藏。是故,空者,無不備之謂也;洞者,無不容之謂也。大道之源,其源甚真,無物不禀,無物不受,無物不度,廣盡於無畛,細淪於無間,付畀禀受而不加貧,醻酢應對而不加費。故曰:通於一,萬事畢。此之謂也。

    子華子曰:仰而視之,玄在焉;

    俛而察之,玄在焉;旁行而四達,玄在焉;迎而望之,玄參乎其前也;揠足窘行,去而違之,玄瞠乎其後也。是故玄無所不在也。人能守玄,玄則守之;不能守玄,玄則舍之。

    子華子曰:火宿於心,炎上而排下,其神躁而無準;人之暴#1急以取禍者,心使之也。木宿於訐,觸突干抵而銳,其神狷束而無當;人之樸戆以取禍者,肝使之也。金宿於肺,�訇而不屈,罄而不能仰也,甚神闊疏而無法;人之訐#2决以取禍者,肺使之也。水宿於腎,瑟縮以湊險,其神伏而不發;人之媕婀脂韋以取禍者,腎使之也。土宿於脾,磅磚而不盡,其滲灑也,下注而不止,其神好大而無功;人之重遲澀訥以取禍者,脾使之也。火氣之喜明也,木氣之喜達也,金氣之喜辨也,水之氣藏也,土之氣發生也。是故事心者宜以孝,事肝者宜以義,事腎者宜以知,事脾者宜以誠實而不詐。五物宿於其所喜,五事官#3施其所宜,外邪之不入,內究之不泄,夫是之謂善完。

    子華子曰:甚矣,世之人注其目於視也。目奚足信?今有美麗佼好之人,人之所同悅也;然而蒙之以倛首,則見之者棄之而走;更衣之以輕紈阿裼焉,則向之走者留行矣。甚矣,世之人注其目於視也。目奚足信?

    周舍見子華子曰:舍聞之:身修而名不立,無為於擇術矣;庶羞百品雜進於盤几而胭不下,無為於貴饌矣;抱壁而徒乞,無為於貴寶矣。敢問之所以志?子華子曰:然。釜�之於度也,不能以容於所不受;尋墨之於度也,不能以及其所不至;鈞天廣奏,飛烏過而不止;崇楹繢拱,猱狖逃焉。且員動而方息,所性不同也;火炎而水流,習使之然也。今以大夫之所處而議本之所以志,必不諧矣。無以,則有一焉,而願因以有獻也。夫六虛有精純粹美之氣,而不敢以傳焉;託於物以寫其響,流形於萬有,而不敢以有為。試嘗論其微矣,佼麗之若窳也,而醜則堅牢;華壁之易以碎也,而金鐵則難陶。甚矣,物之不可以全也如是。是不可以一方取也,是不可以一伎為也,惟知道者幾幾乎其能全。今大夫少脩而端慤,壯長伉以有立,方將揭其昭明焉而以為人之的,其犯難也果,其量物也褊,而又且徑往而直前,矯拂人之所不欲而規以自立,甚無所用之虛名,此非本之所得知也。夫目之明能見於百步之外,而顧不見其背也,惟�之後則無睹也。無以,則有一焉,而願因以有獻也。

    子華子曰:萬物玄同,孰是而孰非?孰知其初?孰知其終?吾無得其所以然也,命之曰一。一者,衆有之宗也,道得之謂之太一,天得之謂之天一,帝得之謂之帝一。帝一也者,立乎環中,扣其響而不得也,味其臭而不得也,渾渾兮如有容,泊兮如未始出其宗,茫茫兮如無所終窮。天一也者,為而不宰,成而不有,機之所由以出焉,機之所由以入焉。太一也者,無不有家,能化一以為二,化二以為三,因三以成萬物。故曰:一之變大矣,在三而三,在九而九。有萬不同,而管于一術。通乎一術,無一之不知;昧乎一術,無一之能知。是故音聲、顏色、臭味之數,不過於五。五者立於一,一立而萬物生矣。

    子華子曰:寒、濕、溫、燥、晦、明之變則大矣,形怛乎化則涸,而其形無盡。喜、怒、哀、樂、思、懼之化則備矣,神經乎變則涸,而其形有餘。正氣之在人也,上下灌注,如環之無端,莫知其紀極也,不可以為量也,是能使其神#4之所澤鬱鬱勃勃而不可屈,是能使其形之所宅完固靜專而不可撓。是故能通於養氣之術者,不可以不務白也#5。且氣不勝,邪攻之矣;攻之而不已則氣必挫,挫之而不己則向於消亡矣。正氣漸盡,邪術壯長,心傷於中而色澤外變,神去其榦而死矣。是以古之知道者,築壘以防邪,疏源以毓真,深居靜處,不為物攖,動息出入而與神氣俱,魂魄守戒,謹窒其兌,專一不分,真氣乃存,上下灌注,氣乃流通,如水之流,如日月之行而不休,陰營其藏,陽固其府,源流泏泏,滿而不溢,沖而不盈。夫是之謂久生。

    子華子曰:人之性,其猶水然。水之源本甚潔而無有衰穢,其所以湛之者,久則不能以無易也;易而不能反其本初,則還復疑於自性者矣。是故方圓曲折,湛於所遇而形易矣;青黃赤白,湛於所受而色易矣;砰訇淙射,湛於所閡而響易矣;洄洑浟溶,湛於其所以容而態易矣;鹹淡芳奧,湛於其所以染而味易矣。凡此五易者,非水性也,而水之所以為性者則然矣。是故古之君子慎其所以湛之。

    子華子曰:天地之大數,莫過乎五,莫中乎五。五居中宮,以制萬品,胃之實也#6,沖氣之守也,中之所以起也,中之所以止也,龜筮之所以靈也,神響之所以豐融也。通乎此,則條達而無礙者矣。是以二與四抱九而上躋也,六與八蹈一而下沉也,戴九而履一,據三而持七。五居中宮,數之所由生;一從一橫,數之所由成。故曰:天地之大數莫過乎五,莫中乎五。通乎此,則條達而無礙者矣。



    子華子卷之八竟

    #1『暴』,《道藏》本原作『慕』,誤。今據文義及《四庫》本改。

    #2『訐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詐』。

    #3『官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名』。

    #4『神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形』。

    #5『不務白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務不白』。

    #6『胃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謂』。
DaoText.org - 豫ICP备11011523号  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  由 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