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

    子華子


    卷十神氣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


    简介:經名:子華子。原題春秋時晉人程本著,疑係宋人偽託。十卷。底本出處:《正統道藏》太清部。參校版本:台灣商務印書館影印文淵閣《四庫全書》本(簡稱《四庫》本)。
    文献引用:子華子. 道藏, 太清部. http://www.daotext.org//toc4.php?docid=5252
    子華子卷之十

    晋人程本著



    神氣

    子華子曰:古之至人,探幾而鉤深,與天通心;清明在躬,與帝同功。是以進為而在上,則至精之感流通而無礙。以上行而際浮,以下行而極憂,以旁行而塞於四表,不言而從化,不召而效證,以其所以感之者內也。伏羲、神農之世,其民童蒙,瞑暝蹎蹎,不知所以然而然,是以永年#1。黃帝、堯、舜之世,其民樸以有立,職職植植,而弗鄙弗夭,是以難老。末世之俗則不然,煩稱文辭而實不效,知譎相誕而情不應,蓋先霜霰以戒裘爐者矣。機括存乎中而羣有詐心者,族攻之於外,是以父哭其子、兄喪其弟。長短頡牾,百疾俱作,時方疫癘,道有繈負,盲禿狂傴,萬怪以生;所以然者,氣之所感故也。夫神氣之所以動,可謂微矣。日月薄食,虹蜺晝見,五緯相凌,四時相乘,水竭山崩,宵光晝冥,石言犬痾,夏霜冬雷,繆盭之族,諸禍之物,不約而總至;所以然者,氣之所成#2故也。夫神氣之所以動,可謂微矣。故曰:天之與人,其有以相通。此之謂也。

    留務玆從子華子游者十有二年,目相屬而言不接也;業成而辭歸,將隱居於五源之溪。子華子曰:天下之物,有甚滑#3稽而難持者,女知之矣乎?疾之則脫,緩之則浟焉以逝,非捉園之謂也;而所謂善持者,能為之於疾徐之間。今女之所治,吾無間然者矣。然子之志則廣取而汎與者也,吾恐女之後夫擇者也,其將有剽女之外郛而自築其宮庭者矣,登女之車而乘之以馳騁於四郊者矣,取女之所以為璧者毀裂而玉分之者矣。夫道固惡於不傳也,不傳則妨道;又惡於不得其所以傳也,不得其所以傳則病道。今女則往矣,而思所以慎厥與也,則於吾無間然者矣。

    子車氏之猳,其色粹而黑;一產而三豚焉,其二則粹而黑,其一則駁而白。惡其弗類於己也,嚼囓而殺之,決裂其腎腸,麋盡而後止。其同於己者,字之惟謹而恐其傷也。子華子曰:甚矣,心術之善移也。夫目眩於異同而意怵於愛憎,雖其所自生,殺之而弗悔,而況非其類矣乎?今世之人,其平居把握,附耳呫呫,相為然約而自保其固,曾膠漆之不如也;及勢利之一接,未有毫澤之差,蹴然而變乎色,又從而隨之以兵。甚矣,心術之善移也,無以異乎子車氏之猳。

    宋有澄子者,亡其緇衣,順塗以求之;見婦人衣緇衣焉,援之而弗舍,曰:而以是償我矣。婦人曰:公雖亡緇衣,然此吾所自為者也。澄子曰:而弗如速以償我矣。我昔所亡者,紡緇也;今子之所衣者,禪緇也;以禪緇而當我之紡緇也,而豈有所不得哉?子華子曰:夫利之惛心也,幸於得而已矣,忘其所以為質者矣。幸於得而忘其所以為質,夫何所憚而不為之哉。今世之人,求其不為澄子者或寡矣。

    子華子曰:今世之士,其無幸歟?川閱水以成川,世閱人而為世。河之下龍門也,疾如箭之脫筈。人壽幾何,而期以有待也。治古之時,積美于躬,如膚革之就充,惟恐其不修,弗憂於無聞,如擊考鼓鐘,其傳以四達,繹如也。今則不然,荒飈怒號而獨秀者先隕,霜露霄零而朱草立槁,媾市之徒又從而媒孽以髡摇之。是以萌意於方寸,未有毫分也而觸機穽;展布其四體,未有以為容也而得拱桔。懷抱其一槩之操,泯泯默默而願有以試也,而漫漫之長夜特未旦也。疾雷破山,澎雨如霪,雞暗於塒而失其所以為司晨也。人壽幾何,而期以有待也。今世之士其無幸歟?

    子留子築居於五源之溪,使其徒公子賓胥見子華子於齊,曰:先生之役子留子,使賓胥也敬以有請。夫五源之溪,天下之至窮處也,鼯吟而鼬啼,且曉昏而日昳#4也,蒼蒼踟蹶四顧而無有人聲。雖然,其土脈膏以發,其植物也兌兌以澤,其清流四注,無乏於濯溉,其蘋草之芼足以供祭也,流光馳景,却顧於斷蹊絕壑之下,雲雨之所出入也,其石皴栗,爛如赭霞,蘤草之芳,從風以揚,壟耕溪飲,為力也佚,而坐嘯行歌,可以卒歲。今先生之年運而往矣,而其所以蘊藏者無期,惟是汾河之間不吾容也,而寄食於海瀕,歲又弗稔,其何以供億?今之諸侯,其地相埒也,其德相若也;先生之車軫,其將誰氏知之?是以子留子使賓胥也敬以有請,無寧先生而肯照臨於山溪之中,將使斯人也耳聞而目明。先生豈無意於此?子華子曰:爾歸而語而夫子矣,而以所以屬於我者,渠渠不忘,於我之心鼎鼎如也。吾聞之:太上違世,其次違地,其次違人。而之所志,其違地矣乎。曩者吾有緒言於會矣,曰我必死,爾以吾骨反而涉河,以從吾先人於苓塞之下。我之意也,已有所在矣,不得而從於爾之求矣。夫志之所存,雖逖而親,雖缺而成,疆裂壤斷不吾間也。而今而後,吾之神爽坐馳於五源之間,而亦將朝夕而惟余是從。吾何必往也?嘻#5,來,賓胥,我之不得往,猶而夫子之不得來也。《詩》不云乎:莫往莫來,使我心疚。吾之與而夫子也,其弗覿矣夫。

    子華子自齊而歸,召子元而訓之曰:來,爾會,而小人其謹志之。昔吾之宗君,為周日正。周公作,成周定,鼎於郟鄏,修和周郊,於是吾之宗君薦其所以為祥者。其族有三,曰井#6里之璞也,日大#7山之器車也,曰唐叔異畝之禾也。唐叔得禾,異畝同穎,吾之宗君請以為獻;王命分寶玉于魯公,時庸展親,歸禾於周公,作《歸禾》;周公旅天子之命,作《嘉禾》;是以吾之宗君始有蒲璧以朝,作《程典》,令其顯庸,書在故府。逮宣王之時,吾之宗君入董六師,為王虎臣,是曰司馬。司馬之後凡九世,而其子孫或播居於汾河之間,十有一世而國#8並於溫。先大夫宣王之棄世也,背違其群;而吾之宗君厥有大造於趙宗,如瓜苗之有衍,我是以庇其榮而食其實。及吾之身,雖不釋於簡主,而趙則真#9吾姓之所宗氏也。今主君之為人,強毅而法能,忍詬而無慝,批挺而不回,且受人之規言,其將光啟于趙氏之業,而大其前人。吾且老矣,而不得以相其成。來,爾會,其小人#10其謹志之。其勿有二心以事主君;惟是窀穸之事,吾之所以其先人者,弗儉弗侈,允釐其中,其勿以世俗之垢昏而以浼我之所修。乃若爾會之所以自勖者,則惟無宗君之黍,其於我亦預有無窮之聞。來,爾會,而小子其謹志之。



    子華子卷之十竟



    #1『永』,《道藏》本原作『水』,誤。今據文義及《四庫》本改。

    #2『成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感』。

    #3『滑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骨』。

    #4『昳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映』。

    #5『嘻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喜』。

    #6『井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并』。

    #7『大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太』。

    #8『國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固』。

    #9『真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直』。

    #10『其小人』,《四庫》本作『而小人』。
DaoText.org - 豫ICP备11011523号  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  由 维护